2010年9月30日星期四

被遺忘的牠們 / 梁家傑

《明報》,2010/9/30

香港的動物權益政策一直為人詬病,不少愛狗愛貓一族都認為政府角色被動。上月於網上廣泛流傳漁護署殘暴捕捉流浪狗的短片,讓沉寂一時的動物權益議題再次熱哄起來。

月初,流浪狗「羅密歐」於觀塘區內的休憩花園明渠被漁護署人員捕捉,且有可能被列為《危險狗隻規例》內受規管的「格鬥狗隻」品種而遭人道毀滅。香港法例第167D章《危險狗隻規例》只訂定格鬥狗隻的狗主必須讓註冊獸醫替其狗隻進行絕育,而在公眾地方,格鬥狗隻在任何時候均須以不長逾一點五米的狗帶牽引和戴上口套,但卻從沒有說明屬於格鬥狗隻品種的流浪狗被漁護署捕獲後的處理方法。署方若真有意將其人道毀滅,手法實在值得商榷。

跟據過往經驗,漁護署在捕獲流浪貓狗後,往往在數天內就會進行人道毀滅。「羅密歐」事件乃冰山一角,每年以人道毀滅為由而失去生命的流浪貓狗動輒過萬。在2009年署方接收的15,600 隻流浪貓狗中,就有13,310 隻最終遭人道毀滅,比例及數目之大令人咋舌。

基於人道理由,當局必須正視動物權益,訂立動物友善政策。政府亦可以在接收流浪貓狗後,盡量延長牠們的生存時間,開放更多渠道讓市民領養這些動物,並盡快在各區開展「捕捉、絕育、防疫、放回」計劃,大幅減少人道毀滅動物的數目。

人生而平等乃天賦權利。然而,強調人權的同時,我們也得思考人與自然和其他動物的關係。人是萬物之靈,但不代表於自然界上地位超然,而得忽略和動物的關係。我們為自身確立人權,也應思考如何保障動物權益,讓人與動物在社會互相尊重,達至共存。動物不懂說話,但卻與我們一樣是有感情和靈魂的生物。牠們被遺忘,作為人類的我們,又情何以堪呢?

2010年9月29日星期三

寵物頓成流浪狗 地署人員:丟咗佢囉

《明報》,2010/9/29

紫田村多戶村民養狗,住戶搬走後,大批狗被遺棄,在村內四處流連。地政署人員昨日到場後,最少有4戶村民表示不知如何處理狗兒。

村民斥冷血 「連畜生也不放過」

有村民要求工作人員為愛犬想辦法,但工作人員只拋下一句﹕「丟咗佢(狗)囉」,即拿起鐵筆繼續清拆村屋,有村民直斥其反應「冷血」。

村民邱先生獲政府安置公屋,昨日地政署人員前來清拆其村屋,他仍死守屋內不肯開門。邱表示,他不能帶同愛犬遷入公屋,一旦讓地政人員拆屋,那頭養了6年的愛犬不但無人餵食,更無家可歸。他表示,連月來已四出找尋動物收容所,但大都沒有空位,不能收留。

他兩眼通紅對地政署人員說﹕「我走了,我的狗怎辦?」工作人員只拋下一句「丟咗佢囉」,即拿起鐵筆繼續清拆工作。邱先生事後批評,政府人員冷血,連畜生也不放過。

有村民放下食物 今再回來餵

另一村民謝伯同樣養有一頭狗「寶寶」,當謝伯及其妻子離開時,「寶寶」不斷搖尾以示不捨。謝伯無奈說﹕「擔心寶寶無得食,剛才已放下食物,明天(周三)回來再餵。」

他表示會找尋有心人收養寶寶。記者現場所見,紫田村到處都是流浪狗。有村民透露,自政府宣布要清拆紫田村,附近多了很多流浪狗,希望有好心人可以收留這批狗。

房署認無安排「安置」

房屋署發言人承認,當局並無為紫田村的狗作出特別「安置」安排,有關部門會與漁護署洽商。

2010年9月26日星期日

救「羅密歐」又有人認狗主

《蘋果日報》,2010/9/25

近 20名網民及政黨成員,響應「羅密歐與茱麗葉之友」網頁群組號召,昨日到土瓜灣狗房抗議,營救月初被漁護署捉到的流浪狗「羅密歐」,擔心牠遭人道毀滅。漁護署認定羅密歐是格鬥狗,不適合家庭飼養,正考慮可行方案。

發動網民營救的周先生說,行動旨在爭取兩狗「免死」團圓。他要求漁護署盡快公佈羅密歐的評核報告;容許公眾、犬隻訓練中心或動物福利機構領養;規管動物人道毀滅制度,給香港所有動物享有生存自由。

到場聲援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梁家傑與該黨執委毛孟靜,指漁護署去年捉到 15,600隻流浪貓狗,最後有 13,310被人道毀滅。他們支持「捕捉、絕育、放回」計劃,大幅減少毀滅動物。毛孟靜說,漁護署曾豁免無牌飼養猴子金鷹的陳伯,同樣應可免羅密歐一死,讓公眾及機構領養。

動物維權人士梁安琪,早前營救羅密歐心切,向漁護署訛稱是狗主,漁農署或會提出檢控。她說,日後若羅密歐獲得領養,她願支付裝晶片等全部費用;據她了解,羅密歐事件已提升由漁護署署長親自處理。


漁護署:不適合飼養

漁護署回應說,有多於一名市民自認是狗主,署方正跟進處理,暫未有決定。該署確認羅密歐屬混種日本土佐犬,是具攻擊性的格鬥狗,受本港嚴格規管,不適合一般家庭飼養。

漁護署捉狗隊本月 2日,在觀塘敬業街明渠圍捕一對雌雄流浪狗。結果雄狗被擒,雌狗幸運逃脫。這對狗鴛鴦被網民稱為「羅密歐與茱麗葉」。逾 500名網民關注羅密歐,很可能被人道毀滅,令逃出生天的茱麗葉抱憾終身。

2010年9月25日星期六

網民營救「羅密歐」

《蘋果日報》,2010/9/24

一對雌雄流浪狗本月初被漁護署圍捕,雄狗被捕獲,雌狗依依不捨下獨自逃走。一群市民關注這對淪落天涯狗鴛鴦的命運,在facebook成立了一個「羅密歐與茱麗葉之友」群組,希望設法讓狗鴛鴦團聚。但漁護署發現雄狗屬於格鬥犬,要將牠人道毀滅,群組今天發起到漁護署請願行動,希望盡最後努力搶救「羅密歐」。

正找逃走了的「茱麗葉」

身長近四呎的雌雄流浪狗是在本月2日在觀塘敬業街一條明渠休息期間,被漁護署人員圍捕,雄狗先被擒獲,雌狗在旁不斷吠叫,依依不捨下獨自逃去。不少愛狗的市民在看到有關報道後都十分關注,曾有市民計劃向漁護署自認是狗主,將雄狗領出再放回原地,好讓牠與雌狗團聚。有些人更在facebook成立一個「羅密歐與茱麗葉之友」群組,將被拆散的雌雄狗比喻為羅密歐與茱麗葉,一方面關注「羅密歐」的情況,另一方面設法尋找逃走了的「茱麗葉」。群組至今共有600多人參與。

群組發起人之一Alan表示,他們收到消息,漁護署經檢驗後,認為雄狗的品種是土佐犬,屬格鬥狗類;根據法例,根本不能供市民領養,要人道毀滅。他們曾與漁護署交涉,漁護署都承認,過去從未有捕獲流浪格鬥狗的個案。他們要求漁護署可以將「羅密歐」作為特別個案酌情處理,今天下午3時會發起到土瓜灣漁護署九龍動物管理中心請願,希望搶救「羅密歐」,亦已尋求議員協助。公民黨表示關注事件。

2010年9月22日星期三

主人外遊唐狗餓到跳樓

《東方日報 》,2010/9/22

旺角發生唐狗「跳樓」事件。一頭唐狗因主人外遊,疑被獨留在家致飢腸轆轆,日前跳出窗口找尋主人,由十八樓飛墮四樓平台慘死,昨晨始被住客發現,消防員將屍體抬下,由剛返回的主人收屍。

現場是廣東道八八七號海威大廈,昨晨十時許,有住客發現一頭黃黑色唐狗,倒臥於四樓平台簷篷邊緣,因正值下雨,見牠全無動靜,頓起惻隱之心,於是報警。

狗主剛返家認屍


消防員架起雲梯接近簷篷,發現唐狗已死去,屍身已僵硬,相信死去多時,將其抬下用膠袋包裹。其時十八樓一名卅餘歲男住客外遊返回,發覺家中的唐狗失蹤,急忙落樓尋找,驚見愛犬屍體,立即上前認領。


據悉,有人出門時,將狗留在家中,至於有否準備狗糧或委託他人代為照顧,他未有回應,惟表示已飼養唐狗七、八年,將會將狗屍火化。

2010年9月21日星期二

政黨為流浪貓狗請命

《星島日報》,2010/9/21

立法會各黨派向曾蔭權提出五花八門的建議,為不同階層人士度身訂造,要求政府提供協助,受惠者包括老中青,甚至雙程證人士、流浪貓狗。

民建聯照顧雙程證人士

立法會第一大黨民建聯提出的建議數量最多,合共逾百項,涉及的範籌包羅萬有。民建聯與內地關係密切,特別提出長者回鄉生活津貼及為持有「一年多次」簽署的雙程證人士,提供培訓課程,希望顧及長者及新移民的需要。該黨盟友工聯會一向關注老人問題,提出為全職照顧長者人士提供生活津貼。

泛民陣營第一大黨的民主黨除建議撥出三百億元,成立基金處理人口老化的問題外,更要求特區政府資助愛護動物組織,為流浪動物進行絕育手術,減少人道毀滅動物。一向強調發展綠色經濟及支持政府干預市場的公民黨則提出,要求特區政府為向全港每戶發放二千元的「綠色經濟券」,資助市民更換節能裝置,與補貼公共交通服務供應商百分之二十五費用,從而向全港市民提供交通費七五折支援。

代表工商界的經濟動力及自由黨,均要求特區政府分階段結束中小企「特別信貸保證計畫」,避免影響中小企的資金周轉,以及向內地爭取港人在內地工作的稅務優惠,促進香港工商界及專業人士在內地發展。經濟動力更提出,十億元的「青年創業園」種子基金,支援青年人創業,從以促進經濟發展及提高年輕人流動性。

房署封假山 險殺花貓三口

東方日報》,2010/9/21

房署官僚,險累花貓三口家「滅門」。葵涌邨一公園的假石山早前被房署以水泥封堵山洞,但不察花貓一家三口被困洞內,至義工聽到洞內傳出「喵、喵」哀叫聲揭發事件,向房署求助後才救出貓父女,惟貓媽媽仍被困,經義工連日努力,房署昨始派員鑿洞,將被困近半月的貓媽媽救出脫險。

愛心義工求助

現場在葵涌邨秋葵樓對開公園,建有假石山群,假石山有洞,房署本月初發現山洞泥土鬆脫,遂用水泥封閉。至本月八日,平日餵飼區內貓隻的姓葉女義工聽到山洞內傳出貓叫聲,發現三隻花貓被困,翌日報警求助,但警員到場後,聲稱未聽到貓叫聲收隊。

被困近半月的母貓從鑿開的山洞走出脫險。

葉稱,該三隻花貓為一家三口,被義工起了名字,包括貓爸爸「大藍」、母貓「小魔怪」,及貓女「嬌嬌」。 至本月十日,葉向房署投訴,翌日房署派員鑿洞,貓父女走出脫險,但貓媽媽疑受驚鑽入另一山洞,並無缺口逃生,仍然被困。

期間,貓女聞母聲不時在假石山旁徘徊,葉則把糧水放入石罅供母貓充飢。她表示曾多次要求房署職員鑿洞救母貓但無果,至上周六,職員終承認聽到洞內有貓叫聲,惟因假期關係,延至昨晨十時才鑿洞,歷時三小時,「小魔怪」終被救出,一家三口團聚,樂得在公園追來追去。葉批評房署官僚,令貓媽媽被困近半月。房署則解釋,本月初封洞時,並無發現有貓隻躲藏洞內。

2010年9月14日星期二

網民炮轟:漁記可恥

《太陽報》,2010/9/14

漁護署的惡行在網上極速流傳,事發後數天已有逾二千人加入由狗主黎小姐在社交網站facebook開設的群組,超過一百名網民炮轟漁護署,怒斥「漁記可恥」,指黎氏姊妹抱着同情心救了一條生命卻被起訴,替她們不忿。在黎氏姊妹悉心照顧下,流浪狗逐漸康復,她們為這隻乖巧的唐狗起名旺仔,正急切為牠尋找新主人。

旺仔醫療費逾7000元

除了口誅筆伐漁護署,許多網友都以行動支持,不少人專程到醫院探望傷重的旺仔,希望牠早日康復。旺仔的傷口曾受食肉菌感染,醫療費不菲,首次醫療費就要七千多元,全部都由黎氏姊妹支付。網民眼見兩姊妹日後要承擔昂貴醫藥費,正募捐幫助她們。


另稿:

救狗天使輸官司贏讚賞

漁護署將罪行強加於拯救流浪狗的人大有前科,不少好心人曾因類似事件惹上官非。義工陳任君去年救犬被漁護署票控,後被裁定有罪,事件引起社會極大反響。陳任君輸了官司,卻贏得網友讚賞,被稱為「救狗天使」。

陳任君罰2500元

陳任君兩年前在東涌街頭遇到流浪狗迪迪,不忍牠餓死或被漁護處捕殺,為牠絕育及植入晶片,登記為牠的主人。迪迪非常友善,不會傷害人,因此陳任君任由牠在東涌村落走動。

迪迪去年八月被漁護署捉走,陳任君被控「在公眾地方沒有以帶牽引或控制狗隻」罪,今年七月罪成,被重罰二千五百元。

怒斥不酌情處理

救狗吃官司事件不斷重演,陳任君怒斥署方無恥。她說署方明知救狗者並無虐狗,卻不酌情處理,「只要肯醫,好多病狗都醫到,但漁護署偏要對呢班肯承擔,甚至出錢救小動物嘅人強加罪行!」

根據《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任何人士殘酷對待動物,使其受不必要痛苦,一經定罪,最高罰款二十萬元及監禁三年;如狗主領養狗隻後,無替狗隻注入晶片及注射預防狂犬病疫苗,最高罰款一萬元。

救流浪狗變虐畜 漁署無人虐人

《太陽報》,2010/9/14

香港有無數充滿愛心的人,官僚政府卻毫無愛心,只會硬繃繃按本子辦事,明明可酌情處理,都因怕孭鑊,一於無情講。最近連番有市民不忍受重傷的流浪狗被人道毀滅,要求領養,惟漁護署要認領者承認是狗主才肯批准,令認領者可能被控虐畜及無牌養狗,做好人頓惹官非。愛護動物團體直斥當局僵化,立法會議員陳克勤決定將此問題提交立法會討論,要求檢討條例。

漁護署規定,市民不可領養從街上捕獲的流浪狗,流浪狗被漁護署捉走後需接受生理檢驗及心理評估,以確定是否適合領養。若健康情況許可,牠們會被安排暫住狗房至少四天待人認領,無人認領的話會被送到動物福利機構供市民領養。領養後,狗主須為五個月或以上的狗隻領牌及注入晶片。受傷的流浪狗被漁護署捕獲後,四天無人領養便會遭人道毀滅,過去三年就有逾三萬隻流浪狗這樣送命。

無人認領流浪狗即日人道毀滅

漁護署人員捕捉流浪狗方法粗暴,經常捱批,有愛狗之人向漁護署施壓,更有不少市民動了惻隱之心,向漁護署人員認是狗主,救回流浪狗一命。動物女義工陳任君去年八月為救流浪狗一命,替唐狗植入晶片,認作狗主,卻因此惹上官非,被罰款二千五百元。愛狗之人黎小姐今年八月二十八日在流浮山看見一隻頭頂皮開肉綻的流浪狗在覓食,漁護署人員接報到場將牠帶返狗房。

黎小姐之後記掛流浪狗情況,致電漁護署,該署人員竟稱牠「冇得救」,如無主人認領,即日會被人道毀滅。黎小姐因分身不暇,叫胞姊到漁護署認做「掛名狗主」。黎姊填寫報失及領回狗隻文件後,該署人員竟指她沒有替狗隻注入晶片屬無牌養狗,更指她不小心管理狗隻及虐畜,將票控她,最高刑罰為監禁三年。黎小姐說:「漁護署明知隻狗受傷與我無關,就係因為我認係主人而入我數,但我唔認係狗主,隻狗就死梗!」

議員炮轟擬立會討論檢討條例

當局執法僵化,惹起立法會議員及愛護動物團體不滿,立法會議員陳克勤擬替黎氏姊妹撰寫求情信敦促漁護署停止票控,更將於十月的立法會上提出討論要求漁護署檢討條例。他說:「個制度係畸形!點解明知市民係好心救狗都要罰?」動物地球總幹事黃繼仁更認為該署動物管理科應解散重整。此外,愛護動物協會公關顏綺苓建議想幫助流浪狗的市民避免簽署具法律效力的文件,以免惹上官非。

漁護署發言人承認八月下旬在流浮山捕獲一隻未有植入晶片的流浪狗,觀察期間有人(即黎小姐的姊姊)向署方表示是狗主,領回狗隻。至於何時票控該狗主,發言人並無回應,只表示會調查事件。

2010年9月8日星期三

流浪牛墮水道 拯救大陣仗

《東方日報》,2010/9/8

重逾四百公斤的流浪牛,昨晨在荃灣城門水塘疑失足墮下引水道,警員及消防員拯救無果,需漁護署獸醫向牛隻連發三槍麻醉槍,才成功將牛隻救起,救牛行動共花逾三小時。

被困流浪牛屬雄性,重達四百六十公斤。

昨晨八時許,有行山人士行經城門水塘近菠蘿輋,發現一隻流浪牛被困三公尺深引水道,牛隻無表面傷痕,在引水道內徘徊,懷疑牛隻誤墮引水道被困,於是報警。

獸醫麻醉槍奏效
警方及消防員到場嘗試拯救,但因為流浪牛體形龐大,未能成功,有消防員則採摘路旁野草餵飼牛隻,令牛隻稍為平靜。

警方通知漁護署人員及獸醫到場協助,十多名漁護署人員用木方作圍欄,阻擋牛隻亂走,復用繩索綁着牛頭,獸醫手持麻醉槍,向流浪牛連開三槍,待牠失去知覺後,以繩網將牛隻網着拉回路面,用輛載送往新界北動物管理中心檢查及觀察。

148犬受虐 警封狗場拘兩人

《明報》,2010/9/4

警方聯同漁護署及愛護動物協會,昨晨10時50分突擊搜查流浮山深灣路一個養狗場,發現狗場內有148隻狗,分別被飼養在95個衛生環境惡劣的獸籠內,經獸醫初步檢查所有狗隻健康情况欠佳,警方以涉嫌「虐待動物」罪名拘捕狗場兩名男女。

涉嫌「虐待動物」被捕兩人,包括34歲姓林男子為養狗場負責人,以及51歲姓梁女子為狗場職員,二人分別准以3000元及1000元保釋,10月初返署報到。據悉,林某所經營的養狗場,主要從事狗隻繁殖,再把初生幼犬售賣。

專繁殖幼犬

漁護署發言人表示,狗場內發現疑遭虐待的狗共有148隻,屬多個不同品種,以寵物犬為主,其中約100隻被分送往署方4間動物管理中心照顧和觀察,其餘40多隻狗交由愛護動物協會暫時照護。

愛護動物協會發言人指出,該狗場衛生環境非常惡劣,到處都是狗便溺,相信有場內很多狗的健康有問題,希望當局能成功檢控被捕者。

斑鳩回巢哺雛鳥 領匯籲市民勿擾

《星島日報》,2010/9/7

有斑鳩在黃大仙龍翔廣場與黃大仙中心之間的行人天橋築巢生仔,連日來吸引大批港人圍觀,昨日更有市民帶同飼養的山羊到場,最後被領匯人員勸喻離開。由於斑鳩母一度長期「失蹤」,令人懷疑牠被市民嚇怕而「棄嬰不顧」,幸斑鳩母最終也飛回巢餵哺雛鳥。領匯為保護斑鳩家庭,昨日決定按漁護署的意見在玻璃上貼上單鏡反光紙,令斑鳩減受騷擾。

  大批市民連日來聚集在龍翔廣場與黃大仙中心之間的行人天橋「觀鳥」,昨日更有市民帶同自行飼養的兩隻山羊到場供途人餵飼,冀圍觀者觀賞斑鳩的同時,亦可欣賞山羊,鼓勵大家親親大自然,令現場變成「動物園」。領匯表示,商場職員於昨午近四時發現事件,相信該名男子是從屋村平台乘升降機,直達商場。

  市民攜羊到場被逐

  領匯指,一般情況下,顧客均不能攜帶動物進入旗下商場,職員發現後已即時請該名男子帶小羊回家。領匯又解釋,七月中發現雀巢及雀鳥後,已即時聯絡漁農署,指該署多次派員到場視察,提供專業意見,如何保護雀巢、母鳥及雛鳥。

  漁護署發言人表示,昨晨曾派員到場視察,發現雛鳥健康,建議領匯不要移動雀巢,署方會繼續留意事件。按漁護署意見,領匯昨日在玻璃貼上單鏡反光紙,減少觀鳥人士對斑鳩家庭生活的影響,並在原有的圍欄再增加一排圍欄,以及派保安員維持秩序,疏導人流,呼籲途人與雀鳥保持距離及有秩序觀賞,又貼出告示,提醒觀鳥街坊切勿拍打玻璃,驚嚇母鳥和雛鳥。

2010年9月6日星期一

鬧市築巢變景點 雀媽媽受驚飛遁 斑鳩 BB面臨餓死

《蘋果日報》,2010/9/6

有珠頸斑鳩在鬧市築巢育鳥,雀母子頓成市民拍攝熱點。眾多市民圍觀下,斑鳩媽媽疑受驚飛走,近日甚少現身,長時間獨留未能高飛的雛鳥於巢中。有觀鳥專家表示,雛鳥一旦缺乏營養,可在一星期內死亡,建議領匯用不透明物料遮擋玻璃,讓斑鳩母子避開外間騷擾。

斑鳩巢位於龍翔中心與黃大仙中心之間、行人天橋外圍的金屬板上,與行人最近距離不足 1米,由玻璃幕牆阻隔。街坊謝太表示,斑鳩媽媽早在三個月前築巢,並誕下三蛋,月前其中一隻蛋孵出雛鳥。
大批市民昨日排隊近距離觀鳥,領匯在天橋內間出一條通道,疏導觀鳥人群。謝太昨與兩名兒子一起觀鳥,「話畀小朋友聽有隻雀仔喺度,叫佢唔好嚇佢,睇完就走」。她說這兩日行經天橋都不見斑鳩媽媽蹤影,懷疑是被圍觀市民嚇走了。

觀鳥會主席張浩輝表示,珠頸斑鳩屬香港常見留鳥品種,圍觀市民多少影響其生活,「(斑鳩媽媽)見到前面有嘢(指市民)郁嚟郁去,都唔夠膽飛埋去」,就日前觀察所見,他指雛鳥身體狀態「唔係太差」,估計斑鳩媽媽沒有完全斷絕餵哺,只是次數減少,「清晨、黃昏後冇乜人理嘅時候先餵」。

2010年9月3日星期五

漁護署明渠救狗擾攘三小時

《蘋果日報》,2010/9/3

一對雌雄唐狗,昨晨在觀塘敬業街一條明渠內的平台小休之際,卻惹來「好心」途人以為牠兩被困報警求助。消防、愛護動物協會及漁護署人員紛紛接報到場,爬梯落渠欲施援手。兩狗見狀狂吠,漁護署捉狗隊最終擒獲狗公,母狗不捨同伴被擒,在明渠來來回回欲救無從;其間逃避追捕跑足一公里後,走入暗渠消失影蹤。

兩頭唐狗身長均約4呎,其中狗公體形較大。昨晨6時許,兩犬在觀塘成業街與敬業街交界的明渠,雙雙伏在渠內平台休息悠然自得。惟有好心途人行經,恐牠們受傷被困渠內,報警求助。

母狗不捨同伴吠叫

消防員及愛護動物協會人員到場,先後攀梯落渠企圖救狗,兩犬見狀走近梯邊狂吠,眾人恐兩狗狂性大發噬人,不敢輕舉妄動。漁護署捉狗隊人員稍後奉召到場,其中兩人拿著捉狗索,眼明手快先擒住狗公。母狗在旁不斷吠叫,欲救無從,只能眼巴巴看著同伴被拉入狗籠內,既依依不捨,又要逃避捉狗隊員的狗索,來來回回與人員展開追逐戰。

消防員先將被捉入籠的狗公吊上路邊,漁護署人員繼續追捕母狗。母狗一度跑至麗港城對出海邊,稍後又折返同伴被捕位置,最後走到觀塘泳池對開,竄入暗渠位消失蹤影。母狗來回逃跑共一公里,擾攘3個多小時後,救援人員始收隊離去。

漁護署稱,被捕狗公並無晶片,已交宋皇臺動物管理中心,若證實健康良好,會轉交相關機構等候公眾領養。